医患齐心共赴“最艰难的手术” 车祸后检查发现颅内罕见瘤,治疗过程险象环生

医患齐心共赴“最艰难的手术” 车祸后检查发现颅内罕见瘤,治疗过程险象环生
原标题:医患齐心共赴“最艰难的手术”   让所有医护人员感动的是,患者及其家属在整个就诊过程中,始终对医生保持充分信任,无论是药物疗效差,还是各种副作用。沟通、理解、信任和支持,这些足以让医者全力以赴!   “快压迫止血!输血跟上!”“术中大出血,赶快填好用血单送过来!”如此惊险的一幕不是发生在影视剧里,而是近日在华山医院虹桥院区手术室真实“上演”的现实,亲历这场大抢救的医务人员称此为“浴血手术”……   一场车祸,无意间发现巨大垂体瘤   老黄今年50岁,来自河南。2013年起,老黄就出现消瘦,并伴有心慌、怕热、手抖,而这并没有引起他的重视。随着症状加重,三年后,老黄在当地医院查出有心房颤动,治疗后症状没有明显改善。今年5月,老黄不幸遇到车祸,到医院做头颅CT和磁共振,居然发现一个巨大的垂体瘤,而且是一种罕见的分泌促甲状腺激素腺瘤。   正是这个肿瘤导致老黄出现了甲状腺功能亢进,表现出此前一系列症状。该病在临床上极为少见,常引起误诊、漏诊,容易延误治疗时机。   老黄慕名找到华山医院神经外科教授王镛斐,考虑到其病情较重、病程漫长,需进行充分的术前评估与准备,王镛斐立即联系了华山・金垂体多学科融合病房的内分泌科。   内分泌科第一时间安排老黄入院评估。经一系列检查,明确是垂体促甲状腺激素腺瘤。由于肿瘤巨大,已压迫视神经,导致视野缺损,他需要尽快手术了。   内外科讨论后决定,先由内分泌科尽快控制甲亢,随后再予以手术切除。在内分泌科李益明主任带领下,神经内分泌亚专业组的张朝云教授、叶红英教授、何敏主治医生经充分讨论,给老黄制定了目前国际上最有效的治疗方案。   一个又一个难关考验医生们   7月,老黄完成了第一次奥曲肽治疗。患者、家属及医生都静待病情好转,可大家万万没想到的是,接下来的是一个又一个难关。   难关一:严重腹泻。   7月初注射了奥曲肽后,老黄出现了腹痛、腹泻,每天大便三四次,体重也进一步下降了5斤。8月初,老黄再次入院完成了第二次奥曲肽注射,用药后腹泻加重,每天要靠药物才能止泻。无奈之下,老黄求助了华山・金垂体多学科团队,团队第一时间安排老黄入院,进行术前准备。   难关二:药物无效。   9月初,老黄入院后检查发现,其甲状腺激素并无明显下降。老黄属于极罕见的对该药不敏感的病例。在此情况下,张朝云尝试短效的奥曲肽联合溴隐亭治疗。经10天治疗,老黄的甲状腺激素仅略微下降,仍无法达到正常。   难关三:白细胞减少。   此刻,如何控制老黄的甲亢成为焦点。考虑到患者需要尽快手术,内分泌科打算加用传统的抗甲状腺激素药物甲巯咪唑。   但是,通常像老黄这样由促甲状腺激素的垂体瘤引起的甲亢,不建议使用甲巯咪唑,因为这会导致肿瘤增大。在与家属充分沟通、告知利弊后,家属表示愿意尝试。而此时,意外又出现了,老黄的白细胞出现了下降,不能使用甲巯咪唑。   在血液科医生建议下,老黄接受了骨髓穿刺。排除骨髓疾病后,内分泌科医生一边给药为老黄提升白细胞,一边加上了甲巯咪唑。不幸的是,尽管加用了甲巯咪唑,老黄的甲状腺功能依然无明显好转。   难关四:心率减慢。   令医生们更担心的事情又出现了,在药物无效的同时,老黄的不良反应接踵而至。   受到长期高甲状腺激素的作用,老黄发生了甲亢心脏病:心房增大,持续性房颤,而在使用奥曲肽后,其平均心率由73次/分下降到58次/分,最慢只有32次/分,还出现了几百次大于2秒的停搏。心动过缓是奥曲肽少见的不良反应之一,却又让老黄遇上了!   经讨论,医生们立即停用奥曲肽、溴隐亭,并对老黄进行心电监护,同时请心内科会诊,必要时为他植入心脏起搏器。   背水一战,医生直呼“太难了”   日渐憔悴的老黄在病房里连续度过了中秋、国庆,融合病房里的每位成员都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案。最后,李益明建议,与患者、神经外科、麻醉科、心内科充分沟通,尽早手术切除肿瘤。   让所有医护人员感动的是,患者及其家属在整个就诊过程中,始终对医生保持充分信任,无论是药物疗效差,还是各种副作用,每次医生与他们谈话,最后他们总是说:“我们来到华山,就是信任你们,你们总归是为了病人好,我们都听你们的,你们愿意为病人冒风险,我们愿意承担后果。”   沟通、理解、信任和支持,这些足以让医者全力以赴!王镛斐教授和内分泌科、麻醉科、心内科沟通后决定冒险手术。   10月23日,手术当天,心内科陈奇英医师为老黄植入了临时起搏器保驾护航;内分泌科医生待命;麻醉科车薛华教授亲自上阵密切监护。术中,出血量达4000毫升,王镛斐和寿雪飞教授可以说是“浴血手术”。输血科夏荣教授积极协调用血,1750毫升的红细胞悬液和血浆输入了老黄体内。   “浴血手术”,迎来生命曙光   老黄术后恢复良好,1周后顺利出院。回顾诊治过程,医生们说,其治疗的成功,既需要金垂体多学科融合病房的共同参与、相互支撑,也离不开患者与家属的绝对信任与配合。张朝云在其微信朋友圈中说:“我们也感谢这位患者,给了我们学习和提高的机会,积累了经验,可以帮助更多患者!”   良好的医患关系,是推动医学进步的重要力量。作为全球首创的垂体多学科融合病房,目标永远是更好地治疗垂体疾病。正如华山・金垂体多学科融合病房创始人赵曜教授所说:“金垂体的金光,就应该闪耀在这样复杂疑难病的诊治上。”